华中师范大学全国民政
民政部政策研究中心
民政政策理论研究基地
当前位置:首页>>社会政策 >> 中国社区治理新篇章:城乡统筹+协调发展
中国社区治理新篇章:城乡统筹+协调发展

作者:陈荣卓 信息来源:中国社区报 发布时间:2017-7-6

城乡社区治理事关党和国家大政方针贯彻落实,事关居民群众切身利益,事关城乡基层和谐稳定。日前,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加强和完善城乡社区治理的意见》(下称《意见》),成为首个国家层面的城乡社区治理纲领性文件,绘就了基层治理的新蓝图,开启了国家治理的新行动。自上个世纪80年代,提倡社区服务以来,中国社区建设和治理之路已经走过了30多年,既有成功的经验借鉴,也有亟须突破的瓶颈问题。此次《意见》将坚持城乡统筹、协调发展作为基本原则,不仅直面城乡社区治理过程中的现实问题,也为开创城乡社区治理新局面提供了根本遵循。

一、直面问题,找准城乡社区治理新焦点

当前社会处于深度转型的关键时期,社区日益成为社会建设的着力点。社会治理与和谐稳定目标听起来宏大,但面对各种暗流潜行的深层矛盾,都需要将视角聚焦于城乡社区民生百态。此次《意见》的出台并非偶然,而是有着复杂的现实背景、广泛的社会实践,甚至是深刻的经验教训。正如民政部副部长顾朝曦在解读《意见》时指出,要一手抓村庄黑恶势力治理,一手抓农村社区治理机制创新,防止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干预、操纵村级事务,侵犯村民权益。

实践证明,对基层治理过程中一些问题的宽纵反而助推了矛盾的发生、发展直至不可调和。比如。长期以来,城市居委会作为社区群众性自治载体,对上要承载繁重的行政任务,对下则面临千条线穿一根针的局面,很难发挥自治功能。为解决这一难题,近年来各地开始探索以零距离服务群众为导向,共同构建楼栋自治新格局。针对老社区存在的公共活动空间紧缺、老旧无物业小区无人管、无钱管、无监管、老年人等特殊群体服务需求大等问题,有序推进社区自治组织向居民院落、楼栋、单元延伸,将居民内化为社区参与的重要力量,培育居民的自治精神和服务精神,提高居民对社区的认同感和满意度。与此同时,把党组织细胞也建到与居民利益密切相关的最小单元上,改变长期以来党员组织生活固化的模式,创造新的组织形式、活动方式和服务内容,有效提高基层党组织对辖区资源的协调能力。

经验表明,在经济发展上对基层社区松绑符合基层治理转型发展的要求,而在政权建设层面上对基层社区赋权转能,同样契合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发展脉络。城乡社区作为居民生活共同体,今后必须着力补齐治理短板,有效打通服务群众的最后一公里,广大人民群众才能有一个安居乐业的和谐幸福家园。

、统筹均衡,探索城乡社区治理新路径探索城乡社区治理

城市社区治理和农村社区治理既有共性要求也有个性要求。此次《意见》提出,适应城乡发展一体化和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要求,促进公共资源在城乡间均衡配置,要求各地统筹谋划城乡社区治理工作,注重以城带乡、以乡促城、优势互补、共同提高,促进城乡社区治理协调发展。应该说,《意见》是重点体现了在社会治理过程中城市与农村的联合互动,特别是要统筹城乡治理场域、明确城乡治理领域、补齐城乡治理短板。一是统筹城乡社区均衡治理。把城市社区和农村社区有机结合起来,推动城市和农村两个治理场域的统筹治理,促进城乡社区治理互动化、一体化,以城乡联动治理夯实基层治理基础。二是协调城乡社区各领域治理。统筹谋划城乡社区政治、经济、文化、生活、环境、安全等各治理领域,推动政治引领、经济奠基、文化凝聚、生活提升、环境友好、安全保障等,从全局上、整体上把握社区治理的所有要素、所有环节、所有内容,推进城乡社区的全面治理。三是统筹提高城乡社区治理水平和补齐治理短板。推动城乡社区治理全面可持续发展,增强治理有效性,就应把提高治理能力与补齐治理短板有效结合起来,以补齐短板来促进能力提升、以提高能力带动短板解决,通过治理优势和不足的协调互助,实现城乡社区全面总体性治理。

三、协调发展,推进城乡社区治理新格局

随着新型城镇化进程的推进,城乡社区统筹协调发展是大势所趋。但城乡社区治理起点不同、发展阶段不同、面临问题不同,如何促进城乡社区治理协调发展完成共同目标,是基层治理实践中需要探索的问题。当前,城市社区治理成果显著、经验丰富,需要在巩固现有成果的基础上提档升级;农村社区则要试点先行、典型引路、重点突破、梯次推进,进而逐步探索农村社区治理的发展规律。就具体路径来看,不仅要把工业和农业、城市社区和农村社区作为一个整体统筹谋划,促进城乡社区在规划布局、资源配置、产业发展、公共服务、生态保护等方面融合共进,还应该建立和完善城乡社区融合治理的体制机制,紧扣城乡社区治理目标,以治理主体、治理结构和治理机制等改革创新为基点,以多元主体建设、优化治理结构、激发协同活力、驱动流程再造和提升服务效能等为核心,以优化城乡社区规划布局、健全城乡社区治理体系、提升城乡社区服务能力、完善政社互动合作治理、强化服务管理保障力度、加快城乡协同共治等为措施,切实推进城乡社区治理统筹发展。对此,民政部基政司司长陈越良指出,必须统筹谋划城乡社区治理工作,坚持城市社区治理和农村社区治理一起研究、一起部署、一起落实,注重以城带乡、以乡促城、优势互补、共同提高,促进城乡社区治理协调发展。

四、精准落实,促进城乡社区治理新成效

城乡社区治理,关键在精准落实。城乡社区治理是一项系统工程,不仅涉及的内容丰富,而且牵扯的部门较多。此次《意见》具体提出了社区治理的目标、原则、任务、要求和保障等,从本质上说,实际上构建出了基层治理的战略规划,绘就了中国基层治理的宏伟蓝图:到2020年,建构起合理的治理体系、完善的治理体制、较高的治理能力;到20252030年,建构出成熟定型的治理体制、精准全面的治理能力,实现基层治理现代化。具体到《意见》中所提出的重点工作任务来看,今后城乡社区治理工作需要在经费保障、减负增效、法治保障、监督保障等方面进行精准落实,在社区自治的基础上,加大城乡社区人、财、物的投入,切实减轻社区负担以公共服务回应群众期盼,切实以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改进党对城乡社区治理的领导,进而完善权力行使和具体责任划分的各个环节。当然,增加一核多元治理的效能和扩大城乡社区居民的参与也是精准落实的重要助力,通过抓住居民需求点、找准社区服务点、定位效能增长点,增强社区居民的主人翁意识,由此让社区回归自治本位、回归治理模式,释放社区活力,实现城乡社区治理与基层行政管理的无缝对接,形成政府与社区良性互动,最终把城乡社区建设成为和谐有序、绿色文明、创新包容、共建共享的幸福家园。

上一篇:暂无!
下一篇:暂无!
更多>>
通知公告